“安全套迷信”是謊言

“安全套迷信”是謊言

2001年7月20日,美國衛生和人類服務部(HHS)的報告稱:沒有科學證據表明避孕套能夠預防大多數性傳播疾病。這一報告是由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食品和藥品管理局(FDA)、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以及美國國際開發署(US-AID)共同組成的科學特別小組完成的。

特別小組檢查了艾滋病、淋病、衣原體、梅毒、軟下疳、性病淋巴肉芽腫、生殖器皰疹和尖銳濕疣8種性傳播疾病,沒有發現避孕套能普遍防止任何一種性病傳播;當堅持正確使用避孕套時,可以降低85%的艾滋病病毒感染風險(朱琪認為,15%的失敗風險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巨大危險)。而新英格蘭醫學雜志報告的避孕套預防艾滋病的失敗率為16.7%,英國社會科學醫學雜志的報告則為31%,失敗原因主要是避孕套的質量不佳和使用不當引起的破裂、滑脫。

特別小組由當時的美國國會議員湯姆·考本(Tom Coburn)召集,考本是一位臨床醫生,他曾經長時間批評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及計劃生育機構在避孕套效用上誤導群眾。

“這個報告最終揭露了‘安全’性行為的神話是一個謊言”,考本說,“作為一個醫生,我所能開出的避免性病的最好處方是禁欲直到結婚,并且終生和一位沒有受感染的配偶互相保持一夫一妻關系。”

朱琪進而質疑:用于預防艾滋病卻具有15%失敗風險的避孕套能否稱為“安全套”?他是這樣分析的:假設有一種艾滋病治療藥物可以使85%的艾滋病人完全得到治愈,那么這種藥就應該被認為很有效,因為它能救活85%本來會100%死亡的艾滋病人。這時,15%的治療失敗率應該被認為是次要的。可是使用避孕套預防艾滋病則不同,因為15%的失敗風險意味著15%原本健康的人,會在使用避孕套參與高風險性行為的過程中感染艾滋病毒,這時的15%

就成了不容忽視的巨大威脅,況且就個人而言,一次失敗就是100%的徹底失敗。

他說,高危性行為人群在100%使用避孕套的情況下,如果每年仍然有15%會感染艾滋病毒,艾滋病的流行就將繼續加劇。特別是在當前的中國,在絕大多數人還看不到艾滋病人、感受不到艾滋病直接威脅的時候,由于宣傳“安全套”和“安全性行為”造成的虛假的安全感,使得高危性行為人群還在不斷擴大。在這種情況下,15%的失敗風險足于使高危性行為人群面臨巨大的感染艾滋病毒風險,艾滋病的流行形勢也仍將嚴峻。

據《紐約時報》2002年2月28日報道,布什實現了競選總統期間許下的諾言,聯邦政府為“唯有禁欲”教育項目增加預算3500萬美元,2003年達到1.35億美元,從而使該項目經費數額與向青少年提供避孕措施的醫療服務項目相同。

“為防止非意愿懷孕和性傳播疾病,禁欲是最可靠的方法,也是唯一完全有效的方法。”布什說,“當我們的孩子面對在自我克制和自我毀滅之間做出抉擇時,政府不應當持中立態度。”

禁欲提案是有爭議的。支持者認為:“大多數美國人相信禁欲教育,因為‘婚前禁欲’對他們來說意義重大”。但也有一些議員寫信給布什說:“沒有任何科學證據顯示‘婚前禁欲’教育項目是有效的”。因此,由美國聯邦政府資助的一項針對性的縝密研究正在進行之中,并將于2005年結束。

朱琪認為,美國政府之所以從1996年開始在避孕教育的同時推行禁欲教育,就是為了一攬子解決多年來由于性自由生活方式造成的大量難以解決的社會問題。

但吳尊友認為,推廣使用安全套,并非鼓勵賣淫嫖娼,并不會造成社會混亂。他說,就像倡導開車使用安全帶并不是鼓勵司機去開快車、開飛車,出車禍,而是在車禍發生的時候,能夠減少死亡,減少傷殘。他還說,疾控中心在武漢的試點證明,安全套的推廣并沒有使賣淫嫖娼增加,也沒有使更多的男人變壞。

而美國經濟學家薩姆·佩茲曼1975年的研究報告表明,強制推廣安全帶后,每次車禍死亡的司機和乘車人減少了,但車禍次數卻大大增加,死亡的行人數量上升——充滿安全感的司機開始漫不經心。

據《中國醫藥報》報道,2003年4月,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公布了2003年初對全國11個省、市橡膠避孕套市場的抽查結果:合格率僅為12.1%。其中,主要性能指標爆破容量和爆破壓力及針孔項目不合格率高達43.9%。

朱琪說,近十年來,安全套的推廣導致市場需求增加,而市場良莠不齊導致安全套的“安全”被打上一個問號。他建議還原“避孕套”之名,以去除人們在日漸麻痹中產生的“安全感”。

他還建議,衛生部門應該從社會醫學的角度出發,將優良的潔身自愛傳統性文明和道德力量轉化為巨大的衛生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