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廣安全套等于發放性執照?

推廣安全套等于發放性執照?

每一次推廣安全套廣告行為都引來一場軒然大波,最終以遭禁告終。至于禁止的原因,此前工商部門及媒體都無一例外地稱其“違反廣告法規定”,但小編經反復查證,發現無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廣告法》還是行業廣告管理條例都沒有相關規定。

某安全套廠家的負責人告訴小編,所謂的“規定”其實是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于1989年10月13日下發的一個《關于嚴禁刊播有關性生活產品廣告的規定》。規定稱:“一些有關性生活產品的廣告向社會宣傳,有悖于我國的社會習俗和道德觀念;無論這類產品是否允許生產,在廣告宣傳上都應當嚴格禁止。”

性學專家、北京大學醫學部醫學心理學教研室主任胡佩誠教授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分析,政府部門作出這種規定的出發點是因為考慮到安全套會鼓勵人們的性行為,而這樣是很不道德的,更不能登大雅之堂。

一個有說服力的例子是,武漢一位政府官員一次在回答關于為什么要摘除安全套廣告牌的問題時說:“如果在青年中推廣使用安全套,就等于發放性執照、放棄性道德。”他認為,貞操是防止艾滋病的最好方式。

當然,官方的規定并不是安全套宣傳上惟一阻力。業內人士告訴記者,現實生活中一部分人的傳統觀念也是一個主要原因。

據介紹,當1998年“杰士邦”在廣州的公交車上掛出安全套廣告橫幅時,反響最大的首先就是廣州市民――不少人向有關部門投訴,稱這將“腐蝕青少年的心靈,敗壞社會風氣”;有的甚至將電話打到了“110”――類似的情況在不少省市都出現過。而國外品牌“杜蕾斯”的銷售人員發現,安全套賣得最好的方式是把它放在離收銀臺最近的地方――大部分人都只習慣于在為其他商品付費前悄悄捎上一盒安全套。

現在距1989年下發禁令已過去了12年,科學論證到如今又過去了近3年,政府部門還在疑慮什么?當中是否還存在什么讓人進退兩難的障礙?

有專家分析,政府官員們當前顧慮最多的也許是“如何改”,以避免“一管就死、一放就亂”的局面。

中國性學會理事邱鴻鐘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他并不認為12年前關于性用品廣告“有悖于我國的社會習俗和道德觀念”的理由在今天還有什么現實意義。“中國已經開始在四大城市試行娛樂場所100%使用安全套,今年上半年,廣州計生委還提出將讓中學生學會使用安全套,每年國家還要免費向老百姓發放10億多只安全套,我們允許別人做,為什么不允許別人說呢?”

他認為,有尺度地放開安全套宣傳管制,不僅是政府的觀念問題,更是一個生命工程――一定程度上它可以減少未婚少女的墮胎率以及減少人們感染艾滋病毒的機會,“不存在什么障礙讓政府部門進退兩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