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安全套普及曲折,歷經磨難才得以走進千家萬戶

安全套是一個偉大的發明,他一方面讓人類擺脫了1+1=3的煩惱,真正回歸到1+1=2的快樂… 自古屌絲多磨難。 當然有一種避孕套是稍微有錢的人都可以玩的,而且簡直爽翻天。

1964年,河南省共計分配得到安全套約1300萬只。若全部平均分配下去,該省每對育齡夫妻約可分得不足1只。

1975年,湖北省共計分配得到安全套約1800萬只。若全部平均分配下去,該省每對育齡夫妻約可分得不足2只。

轉機出現在1982年。

這一年,聯合國人口基金援助天津乳膠廠237萬美元,為中國引進了當時最先進的安全套自動生產線,使該廠的安全套年產量,從6000萬只,迅速攀升至2億只。稍后,聯合國又資助廣州第十一橡膠廠、青島乳膠廠與乳膠工業研究所,使這三家工廠的安全套年產量提升至5.5億只。到1986年,中國的安全套年產量達到了12億只。整個產業也基本脫離手工作業,進入全自動生產。

提升的,除了產量,還有質量。

1980年代之前,中國生產的安全套,性質仍相當于民國時期流行的“如意袋”——橡皮甚厚,洗凈后以滑石粉保存,可反復使用。

圖:民國報刊上的“橡皮如意袋”廣告

1958年的《人民公社保健員手冊》,即是如此介紹當時的安全套的:

“一種用薄橡皮做的袋子,也叫做保險套或如意袋。……取下套子,用布包起來,第二天用冷水洗干凈,擦干,抹上滑石粉,卷起來,放在陰涼的地方,以后再用。”

關于重復使用,中國紅十字會1957年編纂的《紅十字會員衛生常識》的表述要更為準確一些。該書要求使用后須“用濕手巾包好”(而非用干布包裹),次日再“用溫水洗凈”(非用冷水),洗滌時須裝水檢查“是否有破裂”,確定可用后再“把它擦干,撒上滑石粉,卷好、包好,放在陰涼處,留待下次再用”。

圖:五十年代出版的《人民公社保健員手冊》與《紅十字會員衛生常識》封面

進入到80年代,醫學界開始討論滑石粉與女性卵巢癌之間的關系。中國的安全套生產,亦借鑒國外先進技術,淘汰了滑石粉隔離劑,使用白炭黑或改性淀粉取代,并加入少量甲基硅油。這種新的安全套,質地柔軟、透明度高、潤滑性好,迥然不同于之前的“如意袋”。

同時獲得技術改進的,還包括安全套之外的其他避孕藥具。

據國家醫藥管理總局1981年的一份報告,在與聯合國合作之前,中國避孕藥具的生產技術相當落后,對工人的身體傷害極大,導致工人抗拒生產任務。報告稱:

“目前,避孕藥具生產中問題很多,主要是,廠房簡陋,設備落后,密閉性差,有些藥品生產中勞動保護問題嚴重。加之機械化程度低,手工操作多,使工人引起嚴重的異性化反應,癥狀有:

(1)女性月經紊亂,周期延長,突破性出血,不孕、變異、乳房脹痛;

(2)男性乳房腫大,且硬而觸痛,陽痿、胡須脫落;

(3)血象異常,肝功損傷;

(4)頭暈惡心,胃口不適,皮膚瘙癢,視力模糊,直接危害工人的身心健康。

長期操作還會通過衣物擴散污染,而危及家庭成員。同時,由于廠房簡陋,又未作三廢處理,有害粉塵及廢氣、廢液排到工廠周圍,危及周圍居民的健康。加之有的避孕藥具產值低,利用少,甚至虧損。安排生產避孕藥具的計劃,工廠不愿生產,工人不愿操作。近幾年來,都是當作政治任務來安排。”

通過與聯合國的合作,以聯合國援建的項目為標準,一批相當數量的中國避孕藥具生產廠家得到改造,成為了“符合國家藥物生產和質量管理規范(GMP)要求的企業”。

圖:天津乳膠廠八、九十年代生產的安全套

產品數量和質量的提升,并沒有能夠讓安全套在80年代得到普及。

1985年的官方統計稱,在中國僅有3.2%的人使用安全套;1986年的另一份官方統計則聲稱,全國使用安全套者共計489萬人。

這種難以普及,與安全套長期被管理部門控制在手,無法作為一種正常商品出現在市場之上,有直接關系。

1986年,考慮到無法跟蹤流動的打工者,相關部門終于首次允許在少數大、中城市的醫療單位作“有價零售試點”。但“零售”所產生的銷量非常有限。

1992年,當一名叫做文經風的青年計劃開辦“中國第一家性用品商店”時,他首先遭遇的問題,就是安全套無法作為一種正常商品公開銷售。他回憶道:

“當我把性商店的想法和公司的員工商量時,他們異口同聲地說我瘋了。一是避孕套當時主要由國家下發,不可能像商品一樣到商店里出售。二是除了避孕套外,國內是否有足夠種類的性商品能夠支撐起一個專賣店。三是國內從沒有人開過性商店,說明這樣做有很大的風險。”

因為得到政策的特殊支持,文經風能夠合法銷售安全套,得了一個“北京套爺”的綽號。同期出現的其他成人用品商店,則多有銷售“野套”者。

圖:文經風開辦的“中國第一家性用品商店”,曾將門店分為男、女二部。

直到1999年,政策才正式取消計生委對安全套的壟斷資格,對其生產與銷售實施資格審定,并將審定的權力移交給藥品監督管理局,企業只要取得合法資格,即可進行安全套的生產與銷售。

從這一年開始,安全套終于成為了一種可以公開出售的正規商品。

但枷鎖仍未完全解除。

這枷鎖,既來自觀念層面,也來自政策層面。

1999年,安全套售賣機首次進入清華大學等高校,引起相當大的反對之聲。該年11月,《長江日報》針對武漢在校大學生的一次采訪顯示,“50%的學生反對在校園內出售安全套,25%的學生贊成,10%的學生對此無所謂,15%的學生不愿對此問題發表看法。”2004年,湖北教育廳要求高校積極配合在學生宿舍設立安全套售賣機,以“控制艾滋病、性病在大學生中的傳播”,但相當數量的高校選擇拒不執行。2008年,上海欲在全市61所高校推廣自動售套機,結果也只有13所響應。

圖:2006年,媒體報道“中央一套”被搶注成了安全套商標

1998年10月,廣州的公交車上,出現了中國第一條安全套戶外廣告,廣告詞是“杰士邦,無憂無慮的愛”。該廣告只存活了33天。1999年11月,央視《中國人口》欄目播出公益廣告,宣傳“安全套可以有效預防艾滋病”,但僅播出一天即被撤下。2000年,“杰士邦”在武漢長江大橋附近的建筑物上懸掛大型戶外廣告,亦僅堅持了20多個小時。2002年,福州汽車南站過街天橋出現兩塊安全套廣告,共存在了約5天時間。……

安全套不被允許做廣告,緣于1989年國家工商管理總局曾下發過一則《關于嚴禁刊播有關性生活產品廣告的規定》。該規定中有這樣的內容:

“一些地區出現了有關性生活產品的廣告……這類產品向社會宣傳,有悖于我國的社會習俗和道德觀念。因此,無論這類產品是否允許生產,在廣告宣傳上都應當嚴格禁止。”

圖:1989年《關于嚴禁刊播有關性生活產品廣告的規定》

安全套最終能夠突破上述禁令,與中國的艾滋病感染者每年以高達30%以上的速度增長這一現實有直接關系。

2004年,衛生部等六部門聯合發出《關于預防艾滋病推廣使用安全套( 避孕套)的實施意見》,支持用公益廣告的形式,在大眾媒體上宣傳“使用安全套預防艾滋病”。我們今天可以在商場、商店、超市和便利店輕松地買到想要的安全套品類,正是上述《意見》支持下的結果。

該《意見》坦率承認:商業營銷,才是“推廣使用安全套的主渠道”。

這無疑是一種觀念上的巨大進步。

圖:2006年,南京街頭出現調侃世界杯的安全套廣告